清華北大博士當中學老師,是浪費人才嗎?
日期:2019-05-29 瀏覽

特約作者 | 楊三喜 教育領域資深媒體人

日前,深圳老牌名校深圳中學公布了其2019年擬招聘的35名教師名單,其中清華、北大的畢業生就有20人,還有1人畢業于哈佛大學,且35人均是研究生學歷,其中8人是博士(3名博士后)。

這份名單引起了不小的爭議,一些觀點認為,名校畢業生去教中學是學歷浪費,他們更應該去高校、科研院所或者大企業,去做高精尖的科研工作,那才是他們的用武之地。對此該如何看待?

“頂尖名校畢業生去中小學教書算不算學歷高消費

對“浪費人才”的說法,深圳中學校長以“用最優秀的人培養更優秀的人”進行了回應。在他看來,教師的素質關系教育的發展,是提升教育水平的關鍵。深圳中學立志要做深圳基礎教育的“領頭羊”,要“建設中國特色的世界一流高中”,也就決定了必須要有優秀師資隊伍作為支撐。

在整個教育體系中,高等教育往往最受重視,因為它是人才的出口。但實際上,基礎教育在國民教育體系中處于基礎性、先導性地位,是造就人才和提高國民素質的奠基工程,某種程度上來說,基礎教育決定了教育厚度和高度,決定人才能夠走多遠。

實際上,深圳中學打造“豪華”師資團隊的做法并不算前衛。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北京十一中學,十幾年前就開始引進名校博士。北京十一中學基礎教育界的改革先鋒,多年前就在全體學生中實現了選課走班制度改革,構建起了適合每一位學生個性發展的可選擇的課程體系,而這背后是強大的師資支撐。

據北京十一學校官網的資料顯示,該校現有特級教師26人,正高級教師4人,高級教師188人,其中來自北大、清華、中科院等名校的中方博士84人,來自劍橋、哥倫比亞、布朗大學等世界名校的76名外籍教師。此外,學校建立了由中科院、北大、清華、北師大等科研院所的專家組成的教師成長指導團隊。相比而言,深圳中學遜色不少,2017年,深圳中學博士學歷教師還只有4人。

用最優秀的人培養更優秀的人既是常識也是傳統。

美國國家教育數據中心(NCES)2016年所作的國家教師與校長調查,55%的小學教師和59%的中學教師有高于本科的學歷。而民國時期,陶行知、葉圣陶這些教育家,無疑是當時社會上最優秀的人才,他們也將改良教育的陣地放在了中小學校。

相比之下,基礎教育教師隊伍是我國當前教育發展的一大短板。根據教育部公布的數據,目前,全國中小學教師中,研究生學歷占比僅2.73%。其中,初中老師中研究生學歷占比為2.60%,高中老師8.94%,中學教師合計為4.71%。教師學歷層次偏低、綜合素質參差不齊,教師隊伍難以適應當前深化基礎教育改革的需求,已經成為制約了我國基礎教育提升的阻礙,與用最優秀的人培養更優秀的人更是存在不小的差距。

更應該考慮的不是學歷浪費,而是如何吸引優秀人才

從這些名校畢業生的角度來講,他們之所以愿意選擇進入中學,成為一名中學教員,應該不存在浪費才華的想法。一方面,學校所提供的待遇足夠優厚。深圳中學的招聘中就提到“解決深圳市戶口和事業編制、強力措施保障并幫助教師解決住房”等。另一方面,這些學校都是名校,從這里走出的學生,多將進入國內甚至是國外的頂尖名校,職業成就感自不用說,教師的職業發展也充滿無限可能。

不過,能夠開出這些優厚條件的學校怕是鳳毛菱角。絕大多數中小學校,既不具備名校的光環,也沒有名校的財力。雖然學歷貶值厲害,碩士博士滿街走,但要吸引名校畢業生從教,并不那么容易。

不僅如此,很多的地方教師招聘乏人問津。不久前,廣西公布了全區中小學教師公開招聘報考人數不足3人崗位一覽表,顯示2749個崗位無人報名,6086個崗位報名人數不足3人。這已經不是廣西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了。2018年上半年,廣西百色、河池、柳州、賀州、來賓、崇左等9地招聘一批鄉村教師,每地均出現數百個崗位無人問津的現象。

教師招聘遇冷的結果是,基層教師尤其是鄉村教師存在大量的缺口。在廣西百色,農村中小學教師缺口4126名,其中幼兒園1971名、小學1237名、初中918名。而廣西全區鄉村教師缺口達數萬人。

這種情況不僅在廣西,在安徽等省份也存在。2018年,安徽省中小學教師招考,也出現了類似情況。報名截止前一天,全省仍有347個崗位無人報名,1007個崗位沒有達到開考比例。最后,省教育廳發布不得不取消(核減)792個招聘計劃。

教師招聘遇冷,主要是待遇偏低。一些鄉村教師到手工作不過2000元,甚至被家長諷刺“孩子出去打工收入都比你們高,讀書有啥用?”

2018年,安徽六安爆發教師討薪事件,因為一次性工作獎勵發放問題,部分教師集體上街,而當地則動用了警方,與討薪教師發生了激烈沖突。事件引發全國輿論嘩然。

“當中學班主任的,不要批評班里的學霸,因為人家將來可能是精英;不要批評班里的二流學生,因為他們將來可能是本地的公務員;不要批評班里的三流學生,因為他們將來可能是你的同事;不要批評班里的差生,因為他們可能會成為你孩子的小學老師。”這雖然只是個段子,但卻反映了某種現實,那就是在一些地方,教師崗位難以吸引優秀人才,更難以承擔培養更優秀的人的使命。

僅改善待遇留不住優秀人才,但這是最起碼的

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名校打造豪華師資團隊的經驗說明,名牌大學的高學歷畢業生也有進入中小學的可能,關鍵就在于能否給他們提供一流的環境和一流的待遇。

但是,個別名校能夠吸引優秀人才還遠遠不夠,如果一邊是優秀人才爭相進入名校,另一邊是廣大中小學教師崗位無人問津,這樣的結果必然是教育資源的兩極分化,強者越強、弱者越弱,損害教育的均衡發展。

中小學校,尤其是農村學校難以吸引優秀人才,有多方面的原因。城鄉發展不平衡、交通條件不便、學校辦學條件歷史欠賬多導致工作環境不如人意,職業發展前景黯淡、收入待遇偏低,都使得“招不來、留不住、用不好”現象嚴重。

改善待遇不一定能夠招來并用好優秀人才,但是這確實最基本的一步。如果鄉村教師忍受著遠離城市的孤獨與寂寞,卻拿著被農民嘲諷的工資,很難想象他們能夠堅持下去。

《教師法》規定,“教師的平均工資水平應當不低于或者高于國家公務員的平均工資水平,并逐步提高”。2018年發布的《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將“平均工資水平”的說法改為了"平均工資收入”,后者比前者更為精準。但在很多地方,教師工資水平與當地公務員工資水平都存在不小的差距。

目前教師工資由地方財政負責,地方財政好,教師收入就多一份保障,而地方財政能力不足,教師收入保障就堪憂。另一方面,教師待遇能否得到保障,也與地方政府分配財政支出時的考量有關。像在深圳這樣的地方,財政甚至還可以保障教師有相對優渥的班主任津貼、過節費、人才獎勵等等,以至于一些教師待遇能向較好的私企看齊。這是很多地方完全無法做到的,這也是亟待改變的現狀。

另外,同是國家財政供養人員,到底是優先保障公務員的收入待遇,還是保障中小學教師的待遇?教師討薪事件頻發,但很少聽到公務員討薪。公務員招考總是競爭激烈,教師也是鐵飯碗,但多地教師招聘大面積遇冷。究其原因,還是對于教育重視不夠,對教師的重視還不夠,使得教師崗位缺乏吸引力。

一些名校打造“豪華”師資,的確可以做到“大材大用”,培養出精英人才,打造基礎教育的領軍和旗幟,進而引領基礎教育改革與發展,但如果其他學校,尤其是鄉村學校招不來、留不住優秀人才,那么這種引領作用將大打折扣。與鄉村學校羸弱的師資相比,名校的豪華團隊,顯得尤其刺眼。

“我父母是鄉村教師,在貴州最偏僻的少數民族地區從事鄉村教育工作,父母這一輩子做教師的體會對孩子們的教育就是一句話‘今生今世不準當老師’,如果老師都不讓自己的孩子當老師,國家是后繼無人的。”任正非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一再強調要重視基礎教育,重視教師。

今天中小學校教師的政治地位和經濟地位已經大幅提升,但是離理想的狀況還有距離。哪一天,名牌大學畢業生不再是牛校享有的特權,廣大中小學校不用為師資缺口,為招不來、留不住優秀人才犯愁,我們才算到達了理想之境。

辽宁35选7好运中奖规则